IMF执董金中夏:美元未来主导地位会发生变化吗?_ACY稀万证券

  来源:人大重阳

  美国大选进入倒计时,无论结果如何,都将对美国的经济前景产生深远影响。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CWM50)学术成员、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国执行董事金中夏在近日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与《现代国际关系》举办的“美元动态ACY稀万证券与世界变局”研讨暨成果发布会上表示,像美元这种单一主导货币的广泛使用,对全球金融稳定有着重要的影响。美元很可能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仍保持其主导地位。但历史告诉我们,主要储备货币地位都有一个起伏的过程。多年来,美元被证明是非常耐用的,并为包括人民币在内的其他一些货币的国际化带来了好处,也有助于其他经济体减少货币错配以及相关的汇率风险和交易成本。但是,世界现在正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和难以置信的不确定性,这可能带来更根本性的和结构性的变化。这将在多大程度上对美元造成实质性影响还有待观察,但这肯定是需要继续关注的事情。以下为发言全文整理。

  当今,全球正面临着很多的挑战,而我今天将主要讨论关于美元角色的问题。在美国,我们看到了疫情的二次爆发,这将很有可能会影响到美国的经济前景。尤其是这里边还包括了几天之后即将开始的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所导致的很多不确定因素。在这种情况下,聊美元未来趋势的这个话题是非常应景的。而且我也非常高兴能够与大家分享我在这个重要议题下的一些想法。

  美元的主导地位

  这么多年来,我们看到,美元在国际上一直都是处于主导地位。时至今日,美元仍是全球主要储备货币,在全球贸易和金融流动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这是由包括安全、流动性、贸易和金融联系以及地缘政治等诸多因素的共同作用,才促成了美元多年来的主导地位。从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到欧元的诞生,再到人民币被纳入SDR,美元在国际支付结算体系和贸易发票等诸多方面仍继续保持着主导地位。的确,近几个月美元贬值了不少,但贬值并不一定意味着美元地位的降低。在考虑美元的未来走势时,区分这一点很重要。

  此外,美国经济占全球的比重也确实下降了,从1960年占世界GDP的近40%下降到2018年的约24%。但GDP只是衡量经济重要性的一种相当狭隘的方式。相反,或许我们更应该想到的是美国在二战后就接管了大英帝国建立的全球秩序与霸主地位。尽管,中国正在迅速追赶美国,但是中国的名义GDP仍仅为美国的三分之二左右。如果按人均计算,则中国的GDP仅为美国的约六分之一。即使中国的GDP最终追上美国的GDP总值,但中国的经济实力仍小于许多真实存在但无形的美利坚帝国GDP。

  关于美元主导地位的影响

  像美元这种单一主导货币的广泛使用,对全球金融稳定有着重要的影响。当前,全球对美元融资的依赖可能成为金融脆弱性的一个潜在来源。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许多欧洲银行积累了大量的美元资产,这些资产是通过短期大宗融资市场进行融资募集的。由于这些市场在危机期间被冻结,这使得欧洲银行不得不寻找其他美元资金来源,而这也加剧了当时的国际金融市场压力。最终,需要采取包括各国央行互换额度在内的全球性政策进行回应,以恢复金融体系中的美元流动性。

  10年后的今天,美元依旧继续在国际银行业中发挥着关键作用,而美国以外的银行仍是全球金融体系中美元交易的重要中介机构。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一项研究表明,美元融资成本上升可能会导致那些拥有全球性银行的经济体出现金融压力,并对依赖美元贷款的经济体产生溢出效应。在最近的新冠大流行危机中,美元的融资条件在3月份前后也变得紧张起来。由于世界各国央行采取了有力而果断的行动,特别是美联储与一些主要央行达成了货币互换协议,这种压力只在相当短暂的时间里出现了。这同时也提醒了人们,美元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主导地位可能会加剧脆弱性,尤其是在特殊时期。

  美元在作为主要结算货币使用的同时,也对各国的国际收支调整产生影响。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今年7月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美元在贸易定价中发挥着主导作用,特别是在亚洲和拉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中。该分析进一步表明,美元走强可能会对贸易产生短期收缩效应,反之亦然。

  关于新冠大流行及其对美元的影响

  支撑一种货币主导地位的力量往往是相辅相成的。那么新冠肺炎疫情是否会改变美元的主导地位?我试图通过分析以下因素来解决这个问题:

  第一个因素就是美国经济前景疲软。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新预测,美国经济今年预计将收缩4.3%,然后在2021年部分恢复增长3.1%。显然,疫情对美国经济产生了重大得负面影响。由于该病毒在美国尚未得到控制,其未来的危害可能会继续对美国经济前景构成下行风险。近几个月来,出于对美国健康危机恶化的担忧,以及对进一步刺激的预期,这些因素导致美元大幅走软。但正如我前面所说,贬值并不意味着美元地位下降。美元当前主导地位的任何变化,都可能是更为根本和结构性的因素造成的。

  这就引出了第二个更具有结构性的因素,即美国的债务困境。美国负债累累,为应对疫情的大规模支出可能会使美国的公共债务达到更高水平。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新估计,美国政府总债务与GDP之比预计将从去年的109%上升到今年的131%,并预计在未来几年继续上升。一些人认为,高水平的债务可能会将投资从支撑美国经济竞争力的关键领域转移,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会侵蚀美元的主导地位。但美国的债务可持续性可能被低估,因为在中期实际利率可能低于实际GDP增长率,因此一旦美国经济复苏,债务负担就有收缩的趋势。

  第三个因素是地缘政治。新冠大流行可能与地缘政治紧张局势的加剧相伴而生。几个月前,有媒体报道,一些指责中国应对疫情负责的美国国会议员提出取消部分美国欠中国的债务,以“让中国偿还”。显然,这是极不可能的,因为此举可能会产生危险的后果,损害美国作为全球最大借款国的信誉。然而,这是一种敌对的、出于政治动机的情绪,正试图影响经济活动。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情绪可能会削弱美元的吸引力。此外,继续滥用美元作为制裁工具,可能迫使各国采取自我保护措施,以建立替代的国际支付系统。最后,人们可能还会怀疑,民族主义情绪的抬头,是否会限制美联储作为世界其他地区美元最后贷款人的能力。

  那么都有哪些能替代美元的选项呢?

  让我们考虑一些可能的替代者:

  欧元。到目前为止,欧元是第二大全球最普遍持有的储备货币,可是美元约占全球外汇储备的6ACY稀万证券0%,而欧元仅占20%左右。尽管欧元离赶超美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它有可能取代美元失去的市场份额。今年7月,欧盟同意了7500亿欧元的救助计划,该计划由欧盟委员会发行债券提供资金。一些人认为,此举显示了欧盟成员国之间的团结。同时,这可能使欧元成为更可行的美元替代品。然而,也有很多人继续认为欧元区的经济过于多元化,一体化程度还不够高。值得注意的是,日元在全球储备货币中的份额在过去5年里有所上升。

  黄金。最近美元的疲软对黄金价格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对一些投资者来说,黄金很可能被视为美元的避险替代品。尽管如此,很难想象黄金会取代美元在贸易和金融交易中的地位。例如,可运输性的问题可能难以克服。但在危机时期,黄金仍将是重要的储备资产。

  数字货币。新冠疫情加快了许多国家的数字化进程。但数字货币的崛起会威胁到美元的地位吗?现在说可能还为时过早,但技术进步是一个事实,而且其也不是不可能作为潜在的全球稳定性货币崛起。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包括美元在内的法定货币,可能会在某些领域或某些情况下被数字货币所替代。

  人民币。近年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已使其成为美国相当大的经济竞争对手。但人民币要真正成为欧元的有力竞争者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更不用说拥有主导地位的美元了。有几个关键因素将决定人民币的角色。首先,人民币在经常账户和资本账户交易中必须提高可兑换性。第二,中国金融市场在深度、流动性和开放性方面有待进一步发展。第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中国进行国际交易的唯一途径就是使用人民币。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因素可能变化得更快或更慢,这取决于政策环境和市场演变。中国也需要坚定不移地推进经济改革和对外开放。尽管受到疫情的冲击,中国仍进一步向国际投资者开放了资本市场,并显著降低了金融领域的准入门槛。第三,如果出现极端情况,中国进行国际交易的主要途径就是必须使用人民币。

  总  结

  也许在短期和中期里,由于美国没有犯下自我毁灭性的错误,也没有可行的替代品,美元很可能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仍保持其主导地位。但历史告诉我们,主要储备货币地位都有一个起伏的过程。多年来,美元被证明是非常耐用的,并为包括人民币在内的其他一些货币的国际化带来了好处,也有助于其他经济体减少货币错配以及相关的汇率风险和交易成本。但是,世界现在正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和难以置信的不确定性,这可能带来更根本性的和结构性的变化。这将在多大程度上对美元造成实质性影响还有待观察,但这肯定是需要继续关注的事情。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汇天外汇投资网,原文地址:http://www.hitsattitude.com/cwhtz/13968.html

上一篇:【技术分析】美元/日元仍然偏向做空?,百利好环球

下一篇: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公布设立科创板6项征求意见稿,外汇趋势分析

sitemap